教师发展百科

广告

经历练就怎样的自我呢?

2011-12-25 14:05:11 本文行家:李三元

总有人会问我,你带班的风格是什么?我一时还真的答不出来。现在,经过我的回顾与梳理,我发现,我带班的经历很丰富,各种类型的学生都见过。我的成长离不开学生的帮助,更离不开班级的滋养,在与学生的交往中修炼打磨,让自己更善良、认真、执着、淳朴、温和……

                                    经历练就怎样的自我呢?

                                    广东深圳市光明中学    钟   杰

 

班主任班主任

    从我的带班经历来看,形成自己独有的风格特色,经历了如下五个阶段。

     第一阶段(1991年~1993年):玩乐带班凭感觉
     1991年,我从
师范学校毕业,心不甘情不愿地走向三尺讲台。学校安排我担任初中二年级的语文教学兼班主任工作。我没有初为人师的喜悦与激动,也没有那种“人类灵魂工程师”的自豪与崇高,更没有那种坚守讲台唤醒灵魂成就自我的雄心与壮志。有的只是对环境的抱怨、对工作的懈怠、对领导的不满、对学生的厌烦、对命运的不甘……总之,我觉得我是天底下最倒霉的人!为啥呢?因为我压根就不想当老师!
      从小到大,我的心里都装着两个梦想:
自由撰稿人服装设计师。我勤奋刻苦,我出类拔萃,我一门心思地想考大学,都是为了缠绕在我心中的两个梦想。可是,中考填报志愿的时候,我的父母和老师没有经过我的同意,擅自给我填报了中师。
      虽然,我以全县第一名的成绩进入了师范学校,但我心中没有半点喜悦。我之所以在极不情愿的情况下还努力地学习,并非想要学好本领以便将来做一个优秀的教师,而是谋划着为今后的改行添加筹码。
      尽管我不愿意做教师,但最终我还是没能逃脱做教师的命运。带着心有不甘的心态走进教室,是绝不可能营造出温馨和谐的人际气氛的。我还记得有一次上课,我恹恹地对学生说:“把练习作业拿出来,今天咱们评讲作业。”刚说完,就有一个叫梅政凯的男生搭腔了:“讲嘛,不讲白不讲,讲了当没讲。”我本来对当
教师就心怀不满,一直想找个出气筒来发泄一下,正好有个孩子撞上来了,不找他找谁呢?于是我从讲台上走到那个搭话的孩子旁边,干脆利落的两掌拍去,生硬地对他说:“不打白不打,打了当没打!”梅政凯满眼的惊恐,捂着脸,低着头,不敢吱声,其他学生大气不敢出。从此,但凡上我的课,教室里没有一点声音,那种寂静让我和所有的学生都能感觉到压抑和不安。
如果没有遇到菊花飘香的季节,我想,我的教育人生一定是充满黑暗和恐惧的。这辈子,我不可能成为一名优秀的班主任,更不可能在班主任工作领域享有一定的知名度。
     天,冷了;云,淡了;太阳,暗了;遍地的菊花,开了。
校园周围,田野里,山崖上,到处都是金黄的野菊花。淡淡的菊香沁入我的鼻腔,渗入我的心脾,穿行在我的
五脏六腑。也许是这遍地的菊花,空气里,甚至尘埃里的菊香使得我的心情好了许多,我开始对学生有了一丝笑意。
      我的
吝啬的给予竟让学生看出来了。
      那天我同以往一样倦倦地去上课,刚走到门口就嗅到一股淡淡的菊香。我以为是空气里的菊香,哪知我一走进教室,赫然看到讲台上有一大瓶金灿灿的野菊花,那些菊花
肆无忌惮地开着,无所顾忌地释放着它们的幽香,学生们都笑盈盈地望着我,我的倦怠一下子被这一切冲走了。我的眼睛有点发潮,好久都没有这种感觉了,我以为我都不会有这种感觉了。
     下午,梅政凯躲躲闪闪地来到办公室,嗫嚅了好一阵才说出口:“老师,星期六我们约你去采野菊花,你去不去?”我随意地说:“那就去吧。”见我应了,梅政凯满心欢喜地蹦跳着回了教室。
     星期六一大早,我还在床上睡觉,梅政凯就和几个同学来约我了。我本想不去了,随后一想:出去散散心也好。
      尽管梅政凯的个子比我高大,但他还是孩子气十足,一边走,一边和其他同学打闹,或者就是在路边捉一些小昆虫让我看。我问梅政凯有多大了,他自豪地对我说:“我十七岁了!我妈说我是大人了,要
宽宏大量,不要记仇,要帮助别人。”我心里顿时涌起一种痛感,他只比我小两岁,却要挨我的打,挨了打还想着要宽宏大量,不记仇。我又问梅政凯怎么取这样一个名字,他兴致颇浓地给我解释:“我出生的时候,梅花正开得欢,我又姓梅,我爷爷说就取‘梅正开’,可我妈说这个名字太妹气,就改成‘梅政凯’。”
      梅政凯热切地对我说:“老师,我要采很多野菊花回去,把它晒干,拿些给你泡茶喝,拿些装在枕头里,我妈说喝了这个茶声音好,枕了这种枕头对眼睛有好处,老师,你是近视眼,正好可以医你的眼睛。”我的眼睛又发潮了。
      回到学校,我静静地坐着,沉寂在空气里,整个心间充塞着菊香。我不想思考,不想追寻,不想移动,只是沉浸在这种淡淡的菊香里,我想这种香味可以疗好我所有的创伤,它会使我得到重生。
     自那以后,我不再自怨自艾,也不再牢骚满腹。我每天除了认真上课,就是和学生玩,与他们一起跳绳、修房子、躲猫猫,甚至在校园里追逐打闹。春天,我和学生一起到田野里挖野菜,到油菜地里捉迷藏;夏天,我和学生到河沟的青木树下拾菌子;秋天,到山野里采集那黄灿灿的野菊花;冬天,我则和孩子们一起奔跑以御寒。我们就像一群快乐的鸟,整日飞来飞去。
      说句老实话,我那个时候根本不懂得如何规范有序地去开展班级管理工作,更谈不上专业化地去诊断班级里的问题学生,更多的是随心所欲凭感觉出发。由于学生的年龄跟我的年龄相差不大,我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和他们玩,甚至有时还玩得吃住都在学生家里。不曾想,两年下来,这个班不但没有出现任何问题,中考的时候还考出了理想的成绩。事后校长跟我说:“我当初一眼就看出你并非真心当老师,所以拿个差班给你带,带好了,功德无量;带不好,也无所谓。哪知这两年你像个疯丫头一样跟学生疯玩,竟然还把这个班玩成了好班,还考出了我们做梦都没想到的成绩。”
      后来我一直在想,之所以我现在能童心不老,能宽容大度,能和学生顺畅地沟通且打成一片,应该是那淡淡的菊香温润了我的灵魂,旷野的追逐嬉闹滋养了我的童心,学生的淳朴和真诚孕育了我的宽容,毫不设防的师生交往教会了我如何换位思考,如何真诚地走进学生的内心。
      说到底,我成长的真正推手,应该是我的
学生,我能取得今天这样的成绩,是他们教育和成就了我!

      第二阶段(1993年~1997年):恩威并施初告捷
      1993年,我调到了
丈夫的学校。但让人难过的是,分班的时候,另外一个班主任欺生,把分给我的优生调换了。如果说这算是一种欺负,那么接下来发生的一件事在我看来则是一种羞辱
一名女生分到我班上,已经坐在教室里读了两三天。可她的哥哥硬是跑到学校大吵大闹,要求换班,理由就是我一个新来的老师,
教学经验不丰富,他不能拿他的妹妹做试验品。尽管学校领导出面调停,但他无论如何也要让妹妹换班,否则就要转学到其他学校。学校领导没有办法,只好把坐在我教室里的女生给换到另外的班级去了。
      这件事对我的
刺激很大。我发誓一定要带出一个优秀的班级来,我不能让我的领导、同事,以及学生家长小看我。
      虽然我鼓足了大干一番的勇气,但当我走进教室面对那帮学生时,我还是深深地失望了。由于分班的时候,优秀学生都被换走了,剩下的不是“捣蛋鬼”,就是“惹祸精”。面对这样的学生,我想,我再像以前那样跟他们疯玩,只怕最后就要“
玩火自焚”了。怎么办?俗话说“看客下菜碟”。既然我的学生惹是生非的多,那么我也就没有必要跟他们客气。先给他们一个下马威,抖抖我的威风再说。
      于是,我制定了
严格的惩罚措施。比如,迟到,除了放学补课之外,还要罚跑操场或者是罚扫地;上课不认真,轻则挨批评,重则贴墙壁;不按时按质完成作业,就要做双倍的作业等等。由于制度严苛,并且又能执行到底,再加上我性情率直,说一不二,行事雷厉风行,凡事亲力亲为,学生的那些小动作、鬼把戏,没有一样逃得了我的法眼,于是学生就特别害怕我,不得不按照我的要求去做。
      1996年6月中考,这个班一举夺魁,考出了全区综合评估第一的好成绩。
       同年8月,
校长找到我,说我带班能力强,尤其是带差班很有一套办法,所以安排我再带一届初三。我当时已经怀孕,学校给我的又是一个差班,所以我执意推辞。可校长赖在我家里不走,跟我诉苦,说要是我不接手的话,就要流失很多优质生源,会影响学校的发展。无奈,我只得“挺儿走险”。
      因为班上调皮生多,所以,我照样重手出击,强悍
管理。即便是最后腆着个大肚子,我对学生的管理也毫不放松,对他们的违规行为也绝不手软。
      1997年中考,这个班再创中考辉煌。当我端着庆功酒穿梭在祝贺的人群中时,我并没有
得意忘形。我脑子里始终在问自己,我为什么取得了成功呢?仅仅是我的坚持到底吗?仅仅是我的强悍管理吗?
      我承认,我对学生要求很严格,但我的严格并非没有尺度,也并非无情。我就像一个大姐姐一样对他们呵护备至。我不仅在学生面前抖了我的威风,更重要的是,每个学生都得到了我细致周到的照顾。这也是若干年后学生始终铭记我感激我的原因所在。
      那个时候,
农村学校条件非常的艰苦。学校的住宿条件很差,连一张像样的床都没有。每个学期开学,学生都要从自己家里带来木棒、竹竿、稻草来铺床。我不仅要帮学生铺床,还要帮他们缝被。学生没有水蒸饭,我就给他们挑水。孩子们的饭没蒸熟,我二话不说,就生火为他们做饭。学生来上学时,途中淋雨,我会及时地找来干净衣服为他们换上,或者是用电吹风帮他们把淋湿的地方吹干。夏天,我每天都会熬两大锅清热解暑的中药水放凉了供孩子们喝。冬天,我为孩子们织毛衣、刻试卷,手脚生满了一串串葡萄似的冻疮,又痛又痒。哪怕就是我身怀有孕,除了不挑水之外,我对学生都是照顾有加。我是1月20日的预产期,19号还在上班,连领导都看不过去了,说,你就休息了吧,眼看就要生了,别操心了。
      我以为这些付出只有我自己知道。哪知十年后的学生聚会,他们嘴巴里说的,没有一句是我在
课堂上教给他们的语文知识,也没有一个人说我批评他们甚至体罚他们的话,他们津津乐道的是我对他们的好,他们还感慨万千地说,这辈子遇到我这样的老师真是有幸。甚至还有学生不无担心地说,不知道我的孩子能不能遇到像钟老师这样又细心又负责的好老师啊。
      这就是学生,老师对他的伤害,若干年之后,他都忘记了,而老师对他的哪怕是一丁点的好,他都铭记在心。
      我现在的带班理念来审视这个阶段的班主任工作,我都不好意思提,甚至我自己都会嗤之以鼻。我时常庆幸我当初遇到的学生都是一些心理健康且秉性纯良的孩子,所以,我那恩德不足、威严有余的带班风格才没有为我招来麻烦。

     第三阶段(1997年~2002年):温情带班生爱心
     由于1996、1997连续两年的中考我带的班都取得了辉煌的成绩,1997年9月,我被组织调动到镇中学。
      在镇中学,我带了两届学生。这个阶段,我做了母亲。以前的那种
麻辣、尖锐都随着孩子的牙牙学语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温情脉脉。以前看到学生,多是恨铁不成钢的心情,做了母亲之后,看到学生则多了一份怜惜和喜爱。
     还记得我带99届时,由于是中途接班,孩子们开始有点排斥。面对孩子们的怀疑与敌视,我竟然没有一点火气,而是默默地身体力行地为他们做着各种事情;在言语表达方面,我也一改以往的犀利,不管学生如何对我,我都温和地与之交流。半个学期下来,每个学生都真心接纳了我。
      为了让他们安心地学习,我几乎为他们解决了一切生活上的后顾之忧。比如每天早晨早早起床为住宿学生煮鸡蛋,每天中午我都会烧几锅开水凉着,下午提到教室为孩子们清热解暑。班里有十多个住宿学生,离家远,生活差,晚上下了晚修还舍不得回宿舍休息,看着他们勤奋而疲惫的身影,我真心疼啊。于是我就会准备一些面点,拿到孩子们的宿舍,让他们加点餐,垫垫肚子好睡觉。十多年过去了,那些曾经在晚上吃过我的加餐面点的孩子,始终不忘我对他们的好。有一个孩子曾经对我说,老师啊,工作之后,我也到了很多地方,吃了不少美食,但我始终记得你做的蒸饺是最好吃的。
      我每天做的,就是友好热情地与孩子们相处,设身处地地为他们着想,宽容地等待着他们成长,然后就是明确地告诉他们我有梦想,我每天都在追逐梦想,我不仅仅只是口头上说说我的梦想,我还把自己的生命姿态变成了奔跑的姿势。不论是在教室,还是在办公室,我的学生都能看到我孜孜不倦学习的身影。也就是在这三年时间里,我读完了大学
本科课程,拿到了汉语言文学教育专业的本科文凭。
       我始终认为,光有爱心是不够的,爱心装在心里学生看不见,挂在口上靠不住,学生真正需要的是老师行动上表现出来的爱心。比如学生失败了,一抹鼓励的眼神;学生受委屈了,一句安慰的话;学生犯错了,一句理解贴心的话;学生生活短缺了,毫不吝啬地帮助;学生在成长的过程中遭遇了困惑,真诚地走进他们的内心去倾听他们心灵发出的颤音。
      我始终认为,一个真正有爱的老师,是要自觉地努力地去学习爱的艺术,掌握爱的秘诀,然后,把师爱做到极致,那么,教育就会走向极致。否则,教育的效果将会与我们的预期目标背道而驰。
      回想这五年时间,应该是我教育生涯中最为得意与辉煌的时间。
     我真切地认识到:把师爱做到极致,教育才会走向极致!

     第四阶段(2002年~2008年):民主带班出奇效
    这个阶段,是我教育理念的质变时期。由于大量地接触教育类书籍,我学会了反思。反思的结果是,我以前带班虽然小有成就,但那只能算是我的运气好,或者说是我的
性格因素起了重要作用,我其实并未走进教育的本质。
      这一
反思让我大大吓了一跳,以前的沾沾自喜,以前的狂妄自大,以前的所谓成就,其实都是井底之蛙的自我鸣唱罢了。
于是我决定在治班之道里揉进民主的元素。正如
李镇西老师所说,我们要为未来社会培养合格的公民。那么什么是合格的公民?一味顺从,盲目听从的孩子,就是合格的公民吗?如果我的学生都成了这样的顺民,那么,我兢兢业业做一辈子教育,岂不是在用一颗善良的心干害人的事?
      那么如何在治班之道里揉进民主的元素呢?我告诉学生“民主”是什么,为什么要在班级管理中实施民主管理。并告诉他们从现在开始,我要把班级还给大家,凡事我们都商量着办,不由我一个人说了算,也不由某一个班干部说了算。
      孩子们都兴奋得欢呼起来。看来,他们受我的专制统治实在是太压抑了,早就有了造反的心理。
      既然要搞民主管理,那么班主任就要把民主思想深深地扎在脑子里,不能嘴巴上说民主,实际上搞的又是专制,那么学生就会认为你这是假民主,反而降低班主任在学生中的威信。
      还记得,有一次班里有个叫李明的学生与外班同学打架,为此我很生气,抓住他就是一顿疾颜厉色的训斥,然后就叫他请家长。谁知这个学生说,请家长的事还要经过班委会讨论才能决定。我一听气不打一处来,厉声说道:“我是老师还是你是老师?惹是生非,
打架斗殴,性质这么恶劣,还需要班委会讨论?我说了算,下午给我把家长叫来!”这个学生看我语言凌厉,态度生硬,不敢跟我顶嘴,唯唯诺诺说下午就把家长叫来。
      中午的时候,班长来找我了,说:“老师,你自己说的实施民主管理,凡事都要商量讨论。李明打架是不对,但你没去调查事情的真相,又没交班委会讨论,就擅自做主了,这好像不叫民主哦。”我一听,有理,惭愧地说道:“我也是一时气急,那么你说说看,李明打架的内情是什么?”
      班长说:“李明谁都没惹,就在
寝室里和大家聊天,三班有个外号叫花豹的走到寝室里,说看不惯李明的样子,抬手就给了李明一耳光,李明在大庭广众之下莫名其妙地挨了一耳光,自尊受到沉重打击,所以才还手的。我们都觉得,一个男人应该为维护自己的尊严而勇敢还击。”
      听班长说完,我陷入了沉思,是啊,情绪化的表达、不问真相的判断、专横霸道的思维模式,怎么不让我陷进假民主的怪圈呢?
      后,我在班上跟孩子们道歉,说我缺乏真正的民主思想,需要重新补课,也需要大家监督以及真诚的帮助。说完,我自嘲道:“我培养你们的民主意识,现在你们通通找我要民主,我可是把自己拉上断头台咯。”班长嘿嘿笑道:“那是哦,你要是不民主,我们就要反抗哦。”有个孩子马上接嘴道:“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班级管理中揉进民主的元素,特别能培养一个老师的耐心。因为一切都要尊重大家的意见,而班级里又有那么多个性迥异的孩子,所以要有极大的耐心去等待他们。现在,我很多同事都会不解地问我:“你怎么那么好的耐心啊?真是少见啊!”是的,我的耐心确实很好,不管学生犯多大的错,给班级造成多大的损失,我都只会平静地告诉学生,我很愤怒,我很难过,我很伤心,我很失望,但我不会火冒三丈。接下来,我会和学生一起分析我们失误或者失败的原因,然后,站起来,抹干眼泪,收起悲伤,重新往前冲。我的童心、细心、爱心、耐心以及坚持心,这一切,都是我的学生,我的班级赐给我的。

      第五阶段(2008年~2011年):科研带班究真相
      这三年时间,是我教育生涯中最为动荡的三年,同时,也是我最逼近教育真相的三年。可以这样说,这三年时间,我已经由一个教书匠蜕变为一个为追逐教育理想而孜孜不倦的教育行者。三年时间,我在三个地方带了三个不同的班级,获益无数。
这个阶段的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靠感觉,耍手段治班的我了。我已经能用科研的眼光来看待我的学生,用科研的思想来管理我的班级。学生犯错了,我不再像以前那样,迫不及待地问“怎么办”,而是冷静地寻找“为什么”。班里不论出现什么问题,我都会去思考,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呢?原因在哪里呢?我不停地追问,不停地去寻求真相,
坚持不懈地朝教育的真相漫溯。由于有了这样的思想,很多看起来匪夷所思或者是难以解决的问题都得到了彻底的解决。
      当初我把带奋进班的
教育故事挂在论坛上,很多朋友都为我捏着一把汗,担心我一个弱女子怎么对付得了一群调皮大王。事实证明,我不仅“对付”得了那群调皮蛋,我还把他们“收拾”得服服帖帖。我离开海南的时候,孩子们哭得一塌糊涂。其中最让人头疼的尤玖,说我是“黑暗里的一盏明灯”,为了我,他改掉了身上的缺点,他说,一定有那么一天,他会到四川找我,亲口告诉我,他已经成长为一个真正的人了!
      在
海南待了一年多时间,我回到了四川,中途接手了一个被称之为“烂班”的班级。我首先着手班干团队的建设,接着是班级文化的建设,再接着是推行自主化管理。这一连串的动作做下来,班级面貌不可同日而语,班级风气也由原来的“软懒散”变成了积极进取。待到班级大局已定,我就揪住班级的一些小问题开始探索,一年下来,光是文案记录就有50多万字。其中关于海林的个案记录近15万字。这些文字记录无不显示着我的带班理念——科研带班。
      我坦然接受孩子们暴露出来的所有问题,然后分析原因。找到原因之后,我就开始
对症下药
      由于在带班的理念里揉进了科研的元素,所以我看待问题就非常的客观和理性。每出现一个问题,我都在欣喜,为什么呢?为我自己欣喜,因为我找到了研究的切入点,我也为学生高兴,因为犯错就意味着学生成长。或许是因为我的认知态度变了,我的行为模式以及话语表达方式都发生了变化。当我改变之后,我惊讶地发现,我的学生也改变了。很多在别的老师看来非常头疼的学生,在我的班级里就不让人头疼了。

      总有人会问我,你带班的风格是什么?我一时还真的答不出来。现在,经过我的回顾与梳理,我发现,我带班的经历很丰富,各种类型的学生都见过。我的成长离不开学生的帮助,更离不开班级的滋养,在与学生的交往中修炼打磨,让自己更善良、认真、执着、淳朴、温和……更有责任感,更有使命感。如果没有这些美好的人性或者说个性打底,我以为,不论怎么做,都难以形成自己独具魅力的带班风格。

参考资料:
[1] 班主任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李三元热爱人类文化知识和科学探索,在国家级专业期刊和中文核心期刊发表作品多部,着力为提升教师成长质量而努力奋斗.